肃肃宵征,夙夜在公

  昨天带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理去cnBeta投递了一篇《射手播放器同样被举报违反开源协议》。相比于yegle的《关于射手播放器》,这个新闻的的确确可以算是无良记者写出来的。   其实射手播放器并没有显著违反GPL,只是踩进了GPL的一些争议区域。不过你既然打了开源旗号,那就不要搞些“开彼源兮,斯流我继”的小动作,否则不免让人难以理解到底是你真的信奉自由软件精神,还是只拿了开源做个样子、内心所向与腾讯无二。不过射手播放器项目生存在中国,也是亡国奴中的一员,能做到如此也已经不容易了,不必过于苛责。   不过新闻里“网友yegle”的说法还是给yegle制造了不少麻烦,在这里再给yegle道歉了。yegle是dabr的维护者之一,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行动上,都比一般人更加体现了自由软件精神,更是远过于cnBeta上“不明真相的群众”——我真的想给这几个字加上两层引号,因为这些人是真正的不明真相的群众。   明真相,要首先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和知识储备,其次最好要掌握一些常见的新闻技巧——以便在读新闻时将新闻的内容与这些“技巧”剥离,抽取出于自己有用的部分。   最后,感谢玛格丽特苏对ffmpeg官网关于射手播放器违反GPL协议讨论的翻译。翻译的还是挺不错的,不过的确有点不注意新闻技巧,特别是“抬头声明”的部分,有些条目容易遭人反感。   另外,看到很多人提议射手播放器项目将字幕自动匹配功能申请专利——提醒大家,这么做虽然不违反GPL v2,但同样是违反自由软件精神的动作(GPL v3主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请射手播放器项目不要自绝于开源社区。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

  嗯,以后就定在每周二整理一下Twitter吧。   Google的DNS服务器果然是分布式的,有好多组,用了anycast技术。对应的还有unicast、broadcast和multicast,正好晚上要考网络了。推测为中国服务器的服务器应该是在日本。垬反应还是挺快的——绝不会容忍一组带有dnssec扩展的服务器组逍遥法外。 张五常说,1993年,上海的高价楼房,从二万五千块一平米,跌到七千块一平米。但我印象中1993年只有海南房地产泡沫,并无关上海。是否有知情者能证实或证伪? 打蛇要打七寸而不是草。我们应该研究一种“无特征”的翻墙手段才行。 中共是专制,唐太宗亦是专制,如果说两者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太宗统治的是自己的国家,而中共统治的——像忽必烈一样——是别人的国家,否则为何汉人的地位跟那时南人的地位是一样的呢? 我们都能理解“中国派遣军”不是“中国的派遣军”,而是侵华日军,为什么当有人把“中国共产党”混淆为“中国的共产党”时,我们却信之不疑? “在天气晴朗时,我们完全可以沿着战友坠机碎片的反光飞行,我们给这条洒满战友飞机残骸的山谷取了个金属般冰冷的名字——‘铝谷’。” ——一位驼峰老飞行员。 这位尊敬的反法西斯战士的祖国在1949年至1979年间被我们的祖辈和父辈称作“美帝”,而那个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的国家却被称为“老大哥”——今天早上我突发奇想将“中国派遣军”和“中国共产党”并称在一起,现在想来,这事竟是铁板钉钉的。 查“中国人民的感情”被伤害过112次——难道就没有人去查一查“中国人民”把别人的感情伤害过多少次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

  全国赛马上要到了。nfm分支的测试结果一直非常差,前天开会决定弃用。直到昨天看到了lsuper的测试结果,我才发现原因并非是我想象的那样——原来主干版本就很差,对主要对手的胜率本来就只有50%左右。   yegle建了一个IPv6反向代理,已经有不少网站,包括twitter,mail-archive等名列其中。唯一不足的是月流量只有100G,估计很快就不得不升级了。他本人同时面向公网出售VPN,教育网或者IPv6 VPN可找@yangzhe买。注意他们的VPN是为翻墙服务的,均要求客户避免大流量上传/下载。 国家统计局称,在他们随机调查的100位网友中,有87.53%的网友支持封杀BTchina。   以上是源自twitter的一条假新闻,炮制者已经辟谣——无奈谣言已经扩散到twitter之外了。不过空穴来风,必有其因。   好吧,我承认“空穴来风,必有其因”仍然是胡扯——把这个数据换成别的,基本都能搜到同样多的结果。BTW:调查的基数是100人,的确可以算出来带小数的百分比,因为统计学里还有个置信区间的问题。

Strassen Algorithm

原谅我标题党一次——这篇日志不是为了描述Strassen算法,而是为了记录我第一次使用C++的模板递归(boost::tuple之类的不算),留个纪念而已。这儿有一篇很不错的讲模板递归的文章——《溯源》。 这个程序是为了应付算法课的实验,原始的Strassen算法显然不够具有挑战性,于是我选择按照Tuning Strassen’s Matrix Multiplication for Memory Efficiency去写一个“优化版”的——虽然最后测试结果没体现出优势来。 程序实现的是Winograd的15步加法(最简方案)+7步乘法和Z型存储方案。最后再警告一次——这个程序效率一点也不高,放在这里仅仅是为了做个纪念。 /* * winograd.hpp * * Created on: 2009-12-7 * Author: windywinter */ #ifndef WINOGRAD_HPP_ #define WINOGRAD_HPP_ #include “matrix.hpp” template class MortonMatrix { public: friend class MortonMatrix; friend class MortonMatrix; friend class MortonMatrix; MortonMatrix() {} MortonMatrix(const Matrix & Q); T & operator ()(int i, int j); const […]

未见君子,忧心钦钦

Anyone who standed on my path is my enemy, unless one of us is dead – then, heaven or heil, all up to God. 还有一件事儿一起在这儿说了吧——“中宣部陷害谷歌”的游戏,可能是冉云飞发起的,目的不明,原因在此。CCTV算是活该——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少做的好。我们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捉弄无辜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关心政治,那些不站出来的人,并没有伤害我们。

皎皎白驹,食我场苗

  Google发布了一组DNS服务器,8.8.8.8和8.8.4.4。8.0.0.0/8这个IP段本是属于Level 3 Communications, Inc.的(LVLT-ORG-8-8),Google于9月21日从Level 3取得了前者,11月10日取得了后者,估计费了不少心思。此物一出,估计要从OpenDNS抢走不少中国用户,不过说“抢走”并不确切,这两者根本不构成竞争关系。   OpenDNS的卖点是“Internet navigation and security”,所以很多人提到的OpenDNS的“缺点”——广告、速度慢、有控制等,实际上是人家的业务模式。对米国市场来说,这样的东西才能卖出去——本来网络就很快了,根本不需要在DNS上打主意,要想图快,直接用本地ISP的DNS就是了,反正米国ISP又不敢像中国电信一样乱搞。   Google的DNS根本是与OpenDNS唱反调的——强调速度和“纯DNS”。这对每天检查成千上万URL的Google有用,但对米国老百姓却是百无一用——Google的DNS服务器在Mount View,从人口密集的新英格兰到这里要80ms,耗费这80ms就为了享受一个“高速”的DNS?除非你有像OpenDNS一样的特色服务,才会让人巴巴的跑到旧金山。不过这组DNS对撞过墙的中国人来说,却是聊胜于无——这好像还是第一组公开的、商用的、支持DNSSEC的DNS,恰好又在西海岸。   说道西海岸,想起来前几天说的RapidXen搬到LA能提高访问速度——这是不正确的,中美之间光缆的登录地点在Pola Alto,是San Jose附近,Fremont也在这儿,而LA在600英里以南。   这几天一直想将Google Reader的Share同步到人人网的状态,目前能找到的最短的路径大概是Google Reader -> twitterfeed -> ping.fm -> Gtalk -> 嘀咕 -> 嘀神 -> 人人,这条路径没有经过twitter,因为twitter是我的另外一个交流途径,不希望被搞乱。但可惜嘀神->人人这一步出了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刚刚突然注意到冯正虎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欲看连载的请移步冯正虎的Twitter和这里,不过我看了几篇就看不下去了,特别是看到这个: 我的国,我的父母之邦,我的祖先宗祖留给我的安身立命的土地   冯先生,醒醒吧,你的国,早就没有了——记得么?厓山之后,再无中国。父母之邦?哼哼,难道我们有谁的父母是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的么?现在,没有一寸中国领土属于我们,以及冯先生——我们生活在共党的土地上。不管我们愿不愿承认,我们就是活生生的亡国奴。冯先生,你还是去外面好好的活吧,有你在,中国的精神就没有亡——也许有一日,还要靠你考证衣冠。

转租VPS

  突然才想起来这么一回事。梦.:如此短暂搬家之后,在RapidXen租的VPS就用不着了,但这个VPS比正常价格便宜10%,续费有效,重新买就没有这个优惠了,所以考虑把它转租出去(我并不确定转租是不是违反TOS,也没仔细看,所以不是任何人我都会转)。$6.74/mon,每月5号续费。12月5号到期,请在这之前联系我。基本情况是这个样子的: Account Information 128MB RAM 256MB SWAP 5GB Disk Location: Fremont, CA, USA   因为之前出了点小事故,内存被临时涨到了320M,这一“临时”已经一个多月了,也没说改回去。不过12月19号RapidXen要从Fremont搬到Los Angeles,当天会有8个小时下线,坚持下来的客户会获得奖励(32M内存、2G硬盘、1个IP,三选二),大概到那时一起改(不改你就赚大了)现在已经改回去了。   RapidXen的优势是Xen虚拟化方案,native IPv6,流量只限制2mbps 95%tile,相当于660G/mon。缺点是磁盘速度比较慢,不可以使用swap file,位于Fremont的VPS只能使用64位系统。   可以参考这个探针。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事实上,从开始使用《诗经》的句子做题目到现在,每一句都是经过我挑选的,与内容多少都有点关系。不过就难分清文章到底是哪年写的了——因为Garland主题没有显示年份。我一直在寻找适合于显示年份的日历背景,却没有找到。   出于成本考虑,梦.:如此短暂换了个地方。新的主机位于Woodstock, IL。从Fremont搬到Woodstock,延迟增加40ms。不过感觉反而变快了——大概是因为服务商刚开始做业务,客户较少使然。换了32位的系统后,内存占用果然下降不少。不知是不是lighttpd 1.4.23有bug,在RapidXen的主机上跑时,php-cgi经常无限制的吃内存。新主机上用了1.4.19版本,php-cgi的确不再吃内存了。tinc看来也是有点bug的——用tinc时总是不能看cnbeta,我曾以为cnbeta自身有问题,可换了OpenVPN后就正常了。   RapidXen仍然是一家不错的服务商,我打算在几天后去WHT给他们写一篇评论。   接下来的几天大概要被实验淹没了——算法实验二报告、组成原理实验二、算法实验三代码、操作系统实验代码。   当一个人向你抱怨他手头上的工作有多么困难时,一定要小心的分清楚这么几种情况: 1. 他在炫耀自己能够接触非常困难的任务,以便增加自己完成任务后的成就感; 2. 他为自己接触到的任务感到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完成——“完成”/“不完成”; 3. 他对目前的工作彻底丧失了信心,希望找个理由放弃。   以上3条是按某种顺序排列的,大多数情况是处于某两个相邻的条目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