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肃宵征,夙夜在公

  昨天带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理去cnBeta投递了一篇《射手播放器同样被举报违反开源协议》。相比于yegle的《关于射手播放器》,这个新闻的的确确可以算是无良记者写出来的。
  其实射手播放器并没有显著违反GPL,只是踩进了GPL的一些争议区域。不过你既然打了开源旗号,那就不要搞些“开彼源兮,斯流[......]

Read more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

  嗯,以后就定在每周二整理一下Twitter吧。
  Google的DNS服务器果然是分布式的,有好多组,用了anycast技术。对应的还有unicast、broadcast和multicast,正好晚上要考网络了。推测为中国服务器的服务器应该是在日本。垬反应还是挺快的——绝不会容忍一组带有dn[......]

Read more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

  全国赛马上要到了。nfm分支的测试结果一直非常差,前天开会决定弃用。直到昨天看到了lsuper的测试结果,我才发现原因并非是我想象的那样——原来主干版本就很差,对主要对手的胜率本来就只有50%左右。
  yegle建了一个IPv6反向代理,已经有不少网站,包括twitter,mail-arch[......]

Read more

Strassen Algorithm

原谅我标题党一次——这篇日志不是为了描述Strassen算法,而是为了记录我第一次使用C++的模板递归(boost::tuple之类的不算),留个纪念而已。这儿有一篇很不错的讲模板递归的文章——《溯源》

这个程序是为了应付算法课的实验,原始的Strassen算法显然不够具有挑战性,于是我选择[......]

Read more

转租VPS

  突然才想起来这么一回事。梦.:如此短暂搬家之后,在RapidXen租的VPS就用不着了,但这个VPS比正常价格便宜10%,续费有效,重新买就没有这个优惠了,所以考虑把它转租出去(我并不确定转租是不是违反TOS,也没仔细看,所以不是任何人我都会转)。$6.74/mon,每月5号续费。12月5号到期[......]

Read more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事实上,从开始使用《诗经》的句子做题目到现在,每一句都是经过我挑选的,与内容多少都有点关系。不过就难分清文章到底是哪年写的了——因为Garland主题没有显示年份。我一直在寻找适合于显示年份的日历背景,却没有找到。
  出于成本考虑,梦.:如此短暂换了个地方。新的主机位于Woodstock,[......]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