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武三诏令

  看《新宋》中出现过“魏武三诏令”的说法,一直没找到原文。今天找到了。   《唯才是举》,建安十五年(210年)春: 自古受命及中兴之君,易尝不得贤人君子与之共治天下者乎?及其得贤也,曾不出阎巷,岂幸相遇哉?上之人不求之耳。今天下尚未定,此特求贤之急时也。“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膝、薛大夫”。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则齐桓其何以霸世!今天下得无有被褐怀玉而钓于渭滨者乎?又得无盗嫂受金而未遇无知者乎?二三子其佐我明扬仄陋,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   《求才令》,建安十九年(214年): 夫有行之士未必能进取,进取之士未必能有行也。陈平岂笃行,苏秦岂守信邪?而陈平定汉业,苏秦济弱燕。由此观之,士有偏短,庸可废乎!有司明恩此义,则士无遗滞,官无废业矣。   《求才令》,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八月: 昔伊挚、傅说出于贱人,管仲,桓公贼也,皆用之以兴。萧何、曹参,县吏也,韩信、陈平负汗辱之名,有见笑之耻,卒能成就王业,声著千载。吴起贪将,杀妻自信,散金求官,母死不归,然在魏,秦人不敢东向;在楚,则三晋不敢南谋。今天下得无有至德之人,放在民间,及果勇不顾,临敌力战:若文俗之吏,高才异质,或堪为将守;负汗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其各举所知,勿有所疑。

素棺

转载自《纵览中国》 郑义 1   2005年4月8日上午。罗马梵蒂冈。   教宗约翰·保罗二世丧礼。   当人们肩着那棺材从圣彼得大教堂高大的门厅出来,通过几棵苍翠的盆栽棕榈树,走进南欧那如葡萄酒般令人微醺的春风——   我眼前顿时一亮:一个长形木箱,一个包装箱!   温存明澈的阳光下,人们将装敛着84岁教宗的木箱抬到圣彼得广场中央,直接放置於一块红地毯上。后来我知道这是教宗的遗愿,一个基督徒应有的谦恭。高低尊卑是人类通感,无须翻译。按照中国汉地习俗,棺木应以特制的名为“交木”的高凳支起,以取“离地三尺即成佛”之美意。这位德行圣洁、地位崇高的老人,却直接躺卧在大地上,一个降卑得不能再低的位置。   来自全球的二百多位国王、王后、总统、总理和首相,亲见这只俭朴的木箱从大教堂暗影中抬出来,置于他们脚下。不知道这些尊贵显赫的人作何感想,我分明感觉到某种来自心灵的震撼。   我曾经是一个木匠。一瞬之间,我觉得我领悟了教宗棺材所隐含的意义。   一个高贵的灵魂在离世之际向我们表达的谦卑。   如葡萄酒般令人沉醉的春风中,棕榈树舞动着优美纤细如诗如歌的树叶…… 2   从电视画面上,以人身高为参照,我迅速作出了习惯性的职业判断:高不及膝,大约50厘米上下,长约两米。从木色及疤节看,材质为最常见的松柏木。板子不算厚,5厘米左右。榫卯粘接,最简捷最传统的木箱结构。准确地说,这不是棺材,而是一只木箱,一只没有油漆的长木箱。用木匠的行话来说,一只“白皮木匣子”。我们甚至不会说“白皮棺材”,因为棺材是有讲究的,不能如此简陋。   年轻时,我当过乡村木匠,还做过建筑木工,打造过不少棺材。常常是下班收工之前,木工厂的头儿走进机声喧嚣的车间来布置任务。他大声吆喝道:嘿,歇歇……又使劲拍巴掌,或者随手拿起一根木方子敲打靠门口的木工案。待电刨子电锯都停下来,便宣布某某师傅过世了,今天辛苦大家加个班,赶做一口棺材。孝子就在车间门口跪下,向散布於各式工作台边的木工们磕个头,低声说有劳各位师傅了。老木工们就说,赶紧、赶紧起来,赶紧地……嗨嗨,你爹他咋说走就走了!孝子递过来几封点心饼干,放在就近的木案上。头儿就说,大家先垫巴垫巴,赶完了工,晚上,主家在食堂预备了一桌酒菜,有酒啊!一听有酒有菜,弟兄们就乐了,也顾不得孝子还没走,车间里吆喝成一片:听见没,有酒啊!今儿晚上做个圆的!——所谓“圆的”,是指棺材盖和两块侧帮要做出弧度,看上去很排场,正儿八经的棺材模样儿。这三块大板要做出弧度,是要多流点汗的。拼板对缝要掌握好角度,燕尾榫也不好打,最后还要用手工刨推出平滑光洁的弧面。总而言之,那几口酒也不是白喝的。若无酒菜,等孝子一离去,弟兄们就会叫唤:肚儿都混不圆,棺材也没法儿圆!那一晚,就只能对付一口平板棺材了。   下班前,制材厂便用卡车送来新锯解出的松木板材,木香四溢,至少有两寸厚,超过了教宗的棺材。照老规矩,越是富贵之人,棺材板就越厚。一位令人敬重的老木工师傅过世,弟兄们心里不好过,也发表不出如何感人的悼词,只知道闷起头来把棺材往好里做。一不小心,棺材板就厚得出了格儿。这具木工厂历史上最排场的棺材什么都好,就是太重,多少人也抬它不动,最后是动用了吊车。   如此,依我制作棺材的经验,教宗的棺材实在未入流,不能称之为棺材,只能说是一只没上漆的白皮木匣子。正儿八经的好棺材,除了材质优良,做工精美,还须油漆彩绘。在我插队的太行山区,旧时士绅家棺材,每年都要用大漆油一遍,七八遍下来,真是油光瓦亮。有的还烫松香,二三百斤松香烫上去,日后棺材朽烂如泥,这松香壳子也是巍然不动的。大财主家,舍得花钱,还要贴金彩绘,画上些松柏梅竹、鹿鹤龙凤等吉祥物。有的则画了宛如仙境的庄园别墅、亭台楼阁,叫老人看了高兴,也显出后人的孝敬。现如今中国人盛钱了,棺材也就与时俱进,更为阔绰排场。贴金彩绘不算了,讲究起精雕细刻、“工艺棺材”。什么“百寿全浮雕”、“百福全浮雕”、“九龙全浮雕”、“龙凤线雕”等等,死都死出了“千年盛世”之气派。   这样比照下来,教宗那只薄薄的未漆未画未雕的木匣子,即便勉强称之为棺材,也是一具白茬棺材——素棺。约翰·保罗二世,怎么说也是一位大人物,按照中国大陆的翻译,是“教皇”,应享九五之尊的。当然那译法饶有深意,事情做得不够正派。“教宗”“教皇”皆意译,其拉丁文原文是papa,即父亲之昵称 “爸爸”,并无一丝“皇帝”的意思。大陆之外通常译为 “教宗”,祖宗、宗庙之宗,是取其头衔中“教会创始人圣彼得继承者”之意。即便如此,即便不是“教皇”而是“教宗”,不是“皇帝”而是“宗徒”,也不应该是一具素棺就抬出去埋了的。   我觉得我应该写一写教宗的素棺以及与之相关的种种故事了。当过木匠的作家恐怕不算很多,做过棺材的作家就更少了。当过木匠做过棺材并亲睹教宗葬仪且为素棺所震动的作家,全世界有几位呢? 3   后来媒体报道证实,教宗的素棺确系柏木打造。就心中不免小有自得:当年辨认木材的基本功未曾荒废。中国民间也喜爱以柏木为棺,芳香防腐,又是常见树种,经济实惠。可惜大树伐尽,时下已找不到可割制棺材的大料,能用柏木做个棺材堵头,也就不错了。对於基督教,柏木则更是一种情感的载体。柏木在《圣经》里被称为香柏木,用於祭祀和建筑。所罗门王所建的神殿,就是以香柏木做栋梁、做墙围,做祭坛。这种圣经作家经常提及的与神相关的树木,自然给信众以特殊的亲切感。   在中国古代,棺木以梓木、楠木为最佳。这两种木头,皆质地温润柔和,木理文静典雅,不易变形,百年不朽。古代帝王将相多以梓木、楠木为棺。可惜梓木已基本砍光,现从美国进口。楠木离绝种不远,早就见不到了。制作棺材的材料,除木材之外,还有铜、石等等。铜棺自然昂贵,石棺若选用大理石花岗石等优质石料,再加以雕刻打磨,也是只有帝王可享用的。   还有一种棺材叫船棺,是中国南方古老葬具。顾名思义,其状如船,如独木舟,一般用整段巨木刳成。底部盛尸,两头微翘,如船头尾。棺盖作半圆形,也是一段刳空的树木,如遮阳避雨的船篷。迄今发现的最古老船棺,是悬葬於武夷山岩洞中的两具,均用整段楠木刳成,与现今闽南等地使用的渔船形制相仿。经碳素测定,制作时间距今三四千年以上,大致与埃及金字塔同期或稍晚。江河难以涉渡,使初民幻想生死之间必有一水为分野。以船为棺,或是想让死者魂灵渡过天上银河,返回遥远之故乡。这真是一个关于永生的美好期盼。   历史步入当代,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不仅给人类带来一种崭新的社会制度,也同时带来一种极具创意的葬具——水晶棺。这里面就有了新故事,是与教宗素棺和历史上一切葬具大异其趣的。 4   人类历史上第一具水晶棺是供奉列宁的。他缔造了无产专政,从巨掌中释放出雷电、烈火与旷世大饥馑,是始皇帝,自然应该以不朽之躯光照万代。以天然水晶制棺,绝非易事。按照苏俄早期的技术条件,估计也就是称之为人造水晶的高铅玻璃。更困难的是遗体防腐:既要瞻仰,便不能像古埃及木乃伊那般用香料麻布缠裹起来,还要保持庄严安详,栩栩如生。奉命参与其事的医生们害怕试验失败惨遭不测,一个个虚与委蛇。惟有一名犹太籍生物化学家泽巴尔斯基同志敢冒风险,配制出一种神奇防腐液。从此,他便成了已故领袖的首席御医,年年岁岁与尸身为伴。每周两次开棺,把遗体送进消毒室检查、涂药。每十八个月把遗体放入防腐液浸泡两周。但遗体之腐烂不可阻止,上世纪三十年代,替换了部分开始腐烂的皮肤和双手指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逼近莫斯科,列宁遗体被送上一列装甲火车,紧急转移到西伯利亚油田。泽巴尔斯基和他的同事们充分利用了“天高皇帝远”的自由,施行了一次奇迹般的“青春疗法”:他们清除了列宁皮肤上的色斑,填高了已塌陷的鼻子和眼睛,以至於战争结束返回莫斯科后,人们感觉列宁的容貌似乎比刚去世时还年轻。惜乎好景不长,尸体继续腐烂,只好再截去一条腿和部分左手,代以假肢。至六十年代,遗体再次大面积腐烂,势不可挡,即便像致力于核弹、航天研究那般不惜工本,也莫可奈何。不得不将头颅取下,安装在人造躯体上。手术精湛,天衣无缝。没人能看出丝毫破绽。   因保护列宁遗体厥功甚伟,泽巴尔斯基先后被赐封了一大堆名号勋章。斯大林多疑。列宁的其他近侍,如列宁陵墓指挥部的几任司令,包括列宁早期的卫队长,皆先后被秘密处决。一位与泽巴尔斯基亲密合作的著名教授也神秘死亡。在忠实守护列宁遗体25年之后,泽巴尔斯基也成了克里姆林宫锦衣卫的下一个猎物。斯大林在报告上批示:“在没有找到可靠的替代人选之前,不要动手。”自然,被克格勃惦记上了的泽巴尔斯基最终也未能逃脱厄运,但没有杀头,仅仅是被捕入狱。他的儿子小泽巴尔斯基奉旨接班,先后参加了斯大林、胡志明、金日成等一干共产领袖的遗体保存,成为一代偶像制作大师。 5   斯大林去见马克思时,老泽巴尔斯基还在吃牢饭,但他所发明的神奇防腐液和遗体处理秘技却流传下来。斯大林停止呼吸两小时後,遗体就被送到列宁墓下面的特别生物实验室进行解剖和初步处理,然後再运去参加规模盛大的追悼仪式。其后,防腐处理进行了三个月,同时赶制出新水晶棺。由于初期防腐处理及时,斯大林遗体状况绝佳,本当永垂不朽,却不料八年后的1961年深秋,为了加速推行“非斯大林化”,苏共22大正式通过决议,将斯大林遗体移出列宁墓。此时,已是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第六个年头了。   决议通过当晚,红场实行戒严。   克里姆林宫卫队开启水晶棺,把斯大林请出来,安放到一个普通木棺内。匆忙之中,没忘记把元帅礼服上的黄金纽扣换成铜的。遗体覆以黑纱,露出脸和半个胸部。然后钉上棺盖,由八名军官抬到克里姆林宫红墙下一个刚掘出的土坑边。简短默哀后,埋进墓穴。有人证实,新土上又倾倒了几车混凝土。那意思是永远埋葬,再也不可能爬出来了。   多年后,一位当时在现场的守墓士兵来到《共青团真理报》编辑部,披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轶事:就在迁葬那晚,红场上聚集了大批斯大林的格鲁吉亚老乡,打算阻止迁葬行动。情绪激动的老乡们冲到陵墓前,与守墓士兵们扭打,抢夺枪支。精锐的“捷尔仁斯基师”紧急出动,“像扔柴禾一般,把在场的格鲁吉亚人统统扔上卡车;洒水车则将死者血迹冲洗干净。”   奴隶为暴君打抱不平,却又遭习惯性野蛮弹压,这真是双重的悲剧,委实令人无言以对而唯有叹息。 6   水晶棺俨然成为共产帝国之祖制,就连以简朴著称的胡志明也不能不躬行如仪。胡撒手尘寰是在越南战争结束之前的1969年初秋,有幸没看到数百万民众投奔怒海的最后一幕。据估计,出逃者中只有半数抵达了自由的彼岸,另外一半因饥饿、脱水、风浪、船只损坏或海盗攻击而命丧大海。   早在胡志明逝世前两年,越共高层就秘密派出专家组远赴苏联,接受列宁陵墓研究院专家培训,掌握了人死之后最初二十小时防腐绝技。胡病危期间,苏联专家组便赶到河内,准备随时伺候。胡刚咽气,装载遗体的车队便开出主席府,驶离首都。适逢战时,为躲避美国飞机猛烈空袭,军队在距河内三十公里的某处热带丛林中抢建了一座临时地宫。在这个代号为75A的秘密基地内,专家们取出死者全部内脏,清洗了整个循环系统,直至每一根毛细血管,然后整容、定型,移入水晶棺。动作之快,真正是尸骨未寒。由是之故,胡志明遗体状况远较列宁及后来的毛泽东为好,与斯大林不相伯仲。   始料未及的是,不旋踵,这个临时地宫附近居然发现了美军伞兵。虽合乎逻辑的判断是搜寻失踪的飞行员,但亦不敢掉以轻心,连忙再次转移。新的避难所建在一山洞里,距75A基地约七十公里,代号为K84。为保密计,运送水晶棺的装甲车只在夜间行动。为躲避美军空中巡视,每修筑一段山路,就让装甲车走一段,随即连夜将这段山路毁掉,恢复原植被。如此走走停停,夜行昼匿,耗时十余天,装甲车才走完这段并不漫长的路程。这次密林转移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和情感,实令人感谓。   三年半后,1973年初,美越巴黎和谈达成协议,胡遗体再次迁回75A。再两年后,官式陵墓落成,胡志明躺在水晶棺里返回首部河内,永享香烟。 7   在胡志明水晶棺里,他的脚边,放置了一双用废旧轮胎制作的“抗战鞋”,以示死者生前之克俭。(这与毛泽东穿了几十年打了73个补丁的睡衣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以举国之力建造的陵墓、水晶棺以及尸身防腐的巨额费用,不能不使人生出某种反讽,并联想起另一类棺材,那些属于赤贫者、被屠戮者、被驱策而枉死者、被剥夺被凌辱者的最后长眠之所。   我在长篇小说《神树》里写过一种“活底棺材”。那是文革后期太行山区的新生事物。说人死了不给国家作贡献,还要占口棺材,要破旧立新,移风易俗,其实也真是缺木料。老辈人栽的,山坳里长的,只要是树,都砍绝了。这种“活底棺材”,也不知系何人所发明,棺材底是活的,抬到墓坑上,开关一搬,死人就翻进坑里。摔得灰头土脸,如同摔死狗一般。气不过的,就偷偷半夜刨开,给死人擦了脸,一床棉被一裹,两口大瓮一对,将就着一埋,也就算送了终。不过话说回来,那时节,用棺材埋人还是颇有风险的。许多棺材刚埋进去,夜里就有人刨出来。不是盗陪葬,而是要木头。最早唱出“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陕西省佳县(即原葭县)张庄,在强迫集体化之后就盗墓成风。张庄离县城近,消息灵通,城里谁家白天埋人了,晚上就去把棺材板刨出来,锯成薄板、木方,再制成风箱炕桌箱柜椅凳,拿到城里去卖,然后到“黑市”上买点粮食回来过日子。这样看来,“活底棺材”也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韩战期间有一种“布棺材”。战死的中国军人,一般就地掩埋。布棺材是一人形单层白布套,中间开缝,一边系带。人刚死,尸身柔软,用布棺材摆弄好了,就像是一堆堆白面袋。一位军队文化教员回忆道:“覆盖在布棺材上只有薄薄一层土,两三寸左右。下雨天,每个低矮的小坟头四周汪著淡红的血水。大雨滂沱时,就溅起粉红色水珠。雨水浸泡著尸体,经久仍流出淡红的血,奇怪极了,惨极了……”其实这也无可厚非,战争环境,不得已而为之。按当时规定,只有战斗英雄、团以上干部、立过一等功的营级干部须运回国安葬,其余的,就都“青山处处埋忠骨”了。   毛时代,饿死累死的右派反革命一般没有棺材,挖个坑盖点土就算很“革命人道主义”。开头还插块木牌子,写上劳教人员某某之墓,后来死人多了,来不及一个个埋,就一批批埋。有的劳改农场用推土机挖大坑,一层一层地,就像纳粹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那么摞起来埋。杀人不当回事,随便安个罪名,拖出去就毙了,每次还要全体列队观礼。见多了,生死就无所谓了。被杀的人也坦然,说,“我们死了有个好棺材——狼肚皮!”山上狼多,枪毙了的人草草埋点土,都被狼掏出来吃了,此谓“狼肚皮棺材”。虽为黑色幽默之语,但确凿装过无数死者。纵然无法归入任何棺材分类学纲目,仍为现实之一种,或可略带一笔,聊作红朝志异。 8   胡志明是杀人百万级的,毛泽东是杀人千万级的,至少在人数上超过了斯大林,自然更加伟大,是更应该享用水晶棺的。毛驾崩之后,中共“一号工程”紧急下达:赶制水晶棺,以供万世瞻仰。   上面只是一句话,下面可就为难死了:世上仅苏联有制造水晶棺的经验,可现在不相往来,上哪儿打听去呢?有人记起孙中山逝世时,曾向苏联订购了一具水晶棺,没用上,便寻到香山公园某库房,找到这具尘封已久的水晶棺。一看之下,大失所望:不过是镀镍钢框架玻璃棺,哪里是什么水晶!而且玻璃不厚,易破碎,密封隔热性能都不好。据驻外使馆提供的资讯,列宁、胡志明的水晶棺也是金属框架支撑,还有光学缺陷,看来也不是真正的水晶。称之为水晶棺,不过是特种玻璃的一种过誉之词。但是,“一号工程”明确指令的是“一个世界一流的水晶棺”,谁又敢降格以求,用特种玻璃取代?于是,“水晶棺”这一美称这一传说这一关于肉身不朽的痴迷,因一位绝代君王之死而不敢不成为现实。   水晶,古老又稀有,亦称“水精”、“水玉”。透明石英的结晶体。硬度为7,殊难加工。过去,珠宝商查验水晶,皆手持一小钢锉,刻不出划痕者方为真品。一颗宝石级珍珠之长成不过需时数年,水晶却需数百年甚至数千万年。水晶尚有一神奇特性——吸收阳光,储存的阳光越充足越是灿烂。因其贵重、佳美、奇异,遂成为制作名贵首饰的材料,水晶钻石便是其中之极品。材质较钻石经济,却视觉上又如钻石般光艳夺目。全世界顶级“水钻”出产於莱茵河北岸,叫做奥地利施华洛钻,简称奥钻。与之一河相隔的捷克钻也算是名钻,但吸引阳光能力不如奥钻,不如奥钻璀璨炫目。   一具棺材之所需,可制作上亿颗水钻了吧?   那些年,用中共自己的话来说,“国民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沿”。 9   天然水晶蕴藏量极为有限。南美巴西独占全球总量百分之九十,剩下的零头,分散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三十几个国家,其稀少可想而知了。中国最好的水晶集中在江苏东海县105矿,是一个保密单位,因天然水晶是国防战略物资。既是御制水晶棺,则无所不尽其极,所用矿石要晶莹剔透,无丝毫杂质,每立方米所含气泡还不能超过2个。在军队看守下,选矿工人们不眠不休,从数万块矿石里一块块精选出超级水晶32吨,用飞机火车分批送至北京。   研制工作交付给北京、上海和锦州三个保密厂协同完成。为稳妥起见,试制时没敢用天然水晶,而以K9人造水晶代替。昏天黑地的5个月后,北京玻璃总厂试制的1号棺送交审查。博物馆大展厅,水晶棺里是一个穿好衣服的人体模型,头是毛的石膏像。灯光亮起,不料棺壁上出现了几个映像。中央领导们紧张了,转过来再转过去,说“怎么看见有五个‘红太阳’啊?这个问题一定得解决。我们只能有一个‘红太阳’。”   当然只能有一个“红太阳”!1号棺被否定。紧接着的2号棺也失败在“红太阳”的数目上。天无二日,自古皆然。但连影儿也不能有,就有点象笑话了。经不懈努力,3号棺终於成功。“红太阳”不仅活着是唯一的,死后也是唯一的。 […]

启用SSL支持和备用域名

  这是一场不对称战争。   梦.:如此短暂已经开始尝试启用SSL支持,现在https://d.ream.at已经基本上能用了(登录才会体现),不过有部分插件没有考虑https的问题,还是会给出http开头的地址。   使用的是StartCom签发的证书,IE 7.0.5730.13、Chrome 3.0.195.25、Firefox 3.5.7已经通过,Opera 10.01没有通过。Lighttpd的配置方法可以参考Howto: Linux Lighttpd SSL (Secure Server Layer) Https Configuration And Installation,证书的炮制方法见《为nginx虚拟主机配置startssl免费https证书》和HOWTO: Certificate installation instructions for Lighttpd。需要注意的只有,pemfile是由key和crt组成的;ca-file指的是startcom的根证书,这里是由ca.pem和sub.class1.server.ca.pem组成的。   WordPress本来也没有考虑https的问题,把下面这个补丁加在主题的function.php里面能够极大的改善这种情况——改写option_siteurl和option_home能使得绝大多数插件和主题在访客用https方法访问的时候,返回https开头的地址。 // Fix the URL root for SSL function fix_ssl_siteurl($url) { $scheme = (is_ssl() ? ‘https’ : ‘http’); if(0 === strpos($url, ‘http’)) { if(is_ssl()) $url = str_replace(‘http://’, “{$scheme}://”, $url); } return $url; } […]

解决错误的IPv6路由广播总结

  IPv6路由广播是IPv6的新特性之一——无状态自动配置的实现途径。IPv6协议规定了两种设备自动配置方案,一种由DHCPv6实现,另一种就是无状态自动配置——路由器广播本地子网的前缀和对应的路由器地址,新入网的设备根据这些信息自动配置网络。无状态自动配置的缺点是无法自动配置DNS。与在IPv4网络上随意发布DHCP信息相对应,在IPv6网络上发布错误的前缀也会干扰本地子网的使用者,而由于IPv6用户较少,不容易得到网络管理员的关注,故自己掌握如何解决这样的错误的IPv6路由广播是必要的。   首先必须描述一些基本知识。与IPv4地址由网路号和主机号构成相似,IPv6地址由前缀和主机号构成,且大多数场合下,前缀和主机号各有64位。可以理解为一个本地子网有$$2^{64}$$的地址空间,故随意构造主机号造成撞车的概率很小。而通常IPv6无状态自动配置会给出这样的地址: 2001:da8:d800:75:204:7dff:feb3:16f4 其中,黑体部分是路由广播出来的前缀,蓝色部分是你的MAC地址(前2位可能跟你看到的MAC地址不同,因为这里有编址模式的问题,但后面的几位一定相同),红色的ff:fe是固定值。一台主机可能会自己构造或者被分配多个IPv6地址,主机发送IP包时,应该在路由表上按最长前缀匹配原则选择特定的地址作为源地址——如果真的这么做,就不需要下面那么麻烦的解决方案了。问题是似乎没有人这么做。 Windows XP SP2 / Windows XP SP3   Windows XP的IPv6无状态自动配置关不掉,自动配置出来的永久地址删不掉。   如果得到的错误广播是2002::开头的,那么相对容易解决一些——用prefix policy指定优先选择2001::开头的地址就可以了。 netsh int ipv6 set p 2001::/16 1 1 persistent   而如果错误广播是2001::开头的,那么就麻烦一些,prefix policy在这种情况下不管用,而且是直接把最后配置的地址当作源地址。所以解决办法是首先关掉每5分钟自动生成一次临时地址的功能,然后手动配置一个正确的IPv6地址和网关。在命令行中执行netsh,进入netsh,以下将是在netsh中操作: int ipv6 set pri dis show int #看清楚自己的网卡对应的Idx是什么,下面Idx的位置填这个号码,Address的位置填一个自己编的IPv6地址,比如我喜欢把ff:fe改成ff:ff后的地址填在这 add addr Idx Address add r ::0/0 Idx 网关地址 quit #退出 Windows Vista / Windows 7 / Windows Server 2008   Windows […]

程序员的政治学

  起因是这样的(节选): 标 题: 关于今天C++考试一题的疑问 发信站: 瀚海星云 (2010年01月08日18:35:06 星期五), 站内信件 WWWPOST 该题第一问要求补全代码,没问题;第二问要求写运行结果,但我发现这问答案依赖于 编译器。 题目代码有点长,不全贴出来了。main函数: { MyComplex a(2,2), b(1,1); MyComplex c; c = a + b; return 0; } 在MyComplex类中各个构造函数和析构函数均有打印输出。并且重载了operator=和 operator+: const MyComplex& operator=(const MyComplex& other){ rpart = other.rpart; ipart = other.ipart; cout

北海明珠

  上个月就已经从大连回来了,但一直忙于实验和考试。   比赛的主办方大连理工大学及其志愿者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他们做的非常好,除了网络环境很糟等等。   上面是比赛场地,显示器构成的”WRIGHTEAGLE”是WindyWinter和RedSky的杰作——通过不懈努力,我终于又开发出了一块可以放广告的地方。不过正式比赛的过程中WrightEagle的广告并没有出现。   比赛中我观察到了强队和弱队的差距——HELIOS在2008年发布的代码被视作规则“禁区”;厦大南强队的最后修改时间是2009年7月,在决赛之前一球未丢(决赛碰到我们);蓝鹰被打进一个球后全场欢呼。   北京理工在第二天比赛开场前被请了出去——理由是他们使用了HELIOS的代码却在TDP宣称使用的是agent2d的代码。然而这里有一个根本说不清楚的问题——HELIOS在2008年发布过一次球队本身的代码,HELIOS还同时维护着一个librcsc,是一个底层库,HELIOS也在使用这个底层库,它的样例叫做agent2d,如果让HELIOS写TDP,他该说明自己使用的是helios2008做底层呢,还是agent2d?北京理工已经在helios2008的基础上改了许多东西,我从他们与自己老师的对话中听到的是“整个防守部分”,从比赛中也可以看出来——因为他们的防守跟helios2008有很大差距(搞笑的是这么一支半残的队伍却能在第一天的比赛中横扫对手)。他们的问题只在于一不小心,踩进了一个政治漩涡。由于当时是比赛工作人员,不能站出来替他们说话,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   所有比赛队伍的程序已经被发布在此处。由于大部分队伍都使用了GPL下发布的代码,因此也应该相应的公开自己的代码,然而似乎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已经给这些队伍去函,要求其公开代码。

Merry Christmas 2

Merry Christmas to all of my friends and may Lord bless them. The Christmas Spirit (From washingtonmo.com) I enter the home of poverty, causing pale-faced children to open their eyes wide in pleased wonder. I cause the miser’s clutched hand to relax, and thus paint a bright spot on his soul. I cause the aged […]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今天收到两条信息,一条为经yangzhe鉴定为靠谱: ibeer 20号收到北京同事的邮件:前晚开了3个小时的紧急会议,9部委联合整治互联网不正之风,凡是拿国家领导人、国家要事打岔取笑的,凡是发布低俗、色情图片的,凡是泄露国家机密的,该网站立刻被查封,发帖人将受制裁。   另一条为经yangzhe鉴定为小白: williamlong 终于来了:工信部将推境外域名“白名单”制度: 除了少数国际性的大网站,没有主动“备案”,或者无法通过中国政府“备案”的境外网站,将从技术上无法解析域名,在中国无法访问。 http://goo.gl/fb/jxXl   我已经不打算根据两条信息的真实性做决策了。我所能做的是,梦.:如此短暂会继续写下去,服务器仍放置在美国,而且绝不会备案,绝不与共党妥协。为此,也需要诸位读者的配合,如果您觉得梦.:如此短暂有用,请记住alfheim的IPv4地址和IPv6地址以备不时之需: 67.159.36.110 2001:49f0:1012:fe::1   如有必要,请将其加入host文件。   另外也考虑实施一项图谋很久的计划——禁止共党网监访问本站。目前做的是依据GFW钓鱼计划的结论表格,封锁了两个IP段: 222.66.235.168/29 Shanghai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Baoshan Branch 219.142.121.208/28 Ministry-Of-Public-Security-Information-Communication-Agency   如果有哪位读者是网监,那么很抱歉,大概你不能在工作时间访问梦.:如此短暂了。   明天就要去大连了,不出意外的话,圣诞节的日志就是自动发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