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祝元宠

蛀虫是民族主义者、军协会长,我则是和平主义者,信奉自由意志主义。也许我们之间就和Boston Legal的Allan Shore与Denny Crane一样,除了最后一季。跟不同立场的人成为朋友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蛀虫已经离开很久了,我却仍然要告诫自己,我们不能当作蛀虫还在。也许蛀虫就是我们之[......]

Read more

赠王宇航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再无人影。

九罭

九罭之鱼,鳟鲂。我觏之子,衮衣绣裳。
鸿飞遵渚,公归无所。于女信处。
鸿飞遵陆,公归不复。于女信宿。
是以有衮衣兮,无以我公归兮,无使我心悲兮。

你可还记得互联网的容颜

昨天去找一个php探针,无意中发现,iProber探针(最后更新于2007年)的官方网站,竟仍然活着。一个网站可能一年没有更新,但那多是因为域名、主机都按年续费,即便被抛弃,也能继续服务很长时间。然而,你如何理解一个停留在2006年的网站,仍然活着,只为提供一个不到32KB的软件的下载?首页的备案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