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的蔷薇之二

鲁迅 1   英国勃尔根〔2〕贵族曰:“中国学生只知阅英文报纸,而忘却孔子之教。英国之大敌,即此种极力诅咒帝国而幸灾乐祸之学生。……中国为过激党之最好活动场……。”(一九二五年六月三十日伦敦路透电。)   南京通信云:“基督教城中会堂聘金大教授某神学博士讲演,中有谓孔子乃耶稣之信徒,因孔子吃睡时皆祷告上帝。当有听众……质问何所据而云然;博士语塞。时乃有教徒数人,突紧闭大门,声言‘发问者,乃苏俄卢布买收来者’。当呼警捕之。……”(三月十一日《国民公报》。)   苏俄的神通真是广大,竟能买收叔梁纥〔3〕,使生孔子于耶稣之前,则“忘却孔子之教”和“质问何所据而云然”者,当然都受着卢布的驱使无疑了。 2   西滢教授曰:“听说在‘联合战线’中,关于我的流言特别多,并且据说我一个人每月可以领到三千元。‘流言’是在口上流的,在纸上到也不大见。”〔4〕(《现代》六十五。)   该教授去年是只听到关于别人的流言的,却由他在纸上发表;据说今年却听到关于自己的流言了,也由他在纸上发表。“一个人每月可以领到三千元”,实在特别荒唐,可见关于自己的“流言”都不可信。但我以为关于别人的似乎倒是近理者居多。 3   据说“孤桐先生”下台之后,他的什么《甲寅》居然渐渐的有了活气了。可见官是做不得的。〔5〕   然而他又做了临时执政府秘书长了,不知《甲寅》可仍然还有活气?如果还有,官也还是做得的……。 4   已不是写什么“无花的蔷薇”的时候了。   虽然写的多是刺,也还要些和平的心。   现在,听说北京城中,已经施行了大杀戮了。〔6〕   当我写出上面这些无聊的文字的时候,正是许多青年受弹饮刃的时候。   呜呼,人和人的魂灵,是不相通的。 5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十八日,段祺瑞政府使卫兵用步枪大刀,在国务院门前包围虐杀徒手请愿,意在援助外交之青年男女,至数百人之多。还要下令,诬之曰“暴徒”!   如此残虐险狠的行为,不但在禽兽中所未曾见,便是在人类中也极少有的,除却俄皇尼古拉二世使可萨克兵击杀民众的事〔7〕,仅有一点相像。 6   中国只任虎狼侵食,谁也不管。管的只有几个年青的学生,他们本应该安心读书的,而时局漂摇得他们安心不下。假如当局者稍有良心,应如何反躬自责,激发一点天良?   然而竟将他们虐杀了! 7   假如这样的青年一杀就完,要知道屠杀者也决不是胜利者。   中国要和爱国者的灭亡一同灭亡。屠杀者虽然因为积有金资,可以比较长久地养育子孙,然而必至的结果是一定要到的。“子孙绳绳”〔8〕又何足喜呢?灭亡自然较迟,但他们要住最不适于居住的不毛之地,要做最深的矿洞的矿工,要操最下贱的生业……。 8   如果中国还不至于灭亡,则已往的史实示教过我们,将来的事便要大出于屠杀者的意料之外——   这不是一件事的结束,是一件事的开头。   墨写的谎说,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   血债必须用同物偿还。拖欠得愈久,就要付更大的利息! 9   以上都是空话。笔写的,有什么相干?   实弹打出来的却是青年的血。血不但不掩于墨写的谎语,不醉于墨写的挽歌;威力也压它不住,因为它已经骗不过,打不死了。   三月十八日,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写。          ※        ※         ※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九日《语丝》周刊第七十二期。   〔2〕勃尔根 当时英国的印度内务部部长。这里引的是他在伦敦中央亚洲协会演说中的话(见一九二五年七月二日《京报》)。   〔3〕叔梁纥 春秋时鲁国人,孔丘的父亲。按孔丘生于公元前五五一年,比耶稣生年早五百多年。   〔4〕关于《现代评论》收受津贴一事,《猛进》周刊第三十一期(一九二五年十月二日)曾有一篇署名蔚麟的通信,其中说:“《现代评论》因为受了段祺瑞、章士钊的几千块钱,吃着人的嘴软,拿着人的手软,对于段祺瑞、章士钊的一切胡作非为,绝不敢说半个不字。”   又章川岛在《语丝》第六十八期(一九二六年三月一日)的一篇通信里也曾说到这津贴问题:“据说现代评论社开办时,确曾由章士钊经手弄到一千元,大概不是章士钊自己掏腰包的,来路我也不明。……然而这也许是流言,正如西滢之捧章士钊是否由于大洋,我概不确知。”   这两篇通信都揭露了当时《现代评论》收受津贴的事实;对于这两篇通信,陈西滢在《现代评论》第三卷第六十五期(一九二六年三月六日)的《闲话》里曾经加以辩解,说他个人并未“每月领到三千元”,只要有人能够证明他“领受过三百元,三十元,三元,三毛,甚而至于三个铜子”,那他“就不再说话”。但对于《现代评论》收受过段祺瑞津贴的事实,则避而不答。又,这里的“联合战线”一语,最初出自《莽原》周刊第二十期(一九二五年九月四日)霉江致鲁迅的信中:   “我今天上午着手草《联合战线》一文,致猛进社、语丝社、莽原社同人及全国的叛徒们的,目的是将三社同人及其他同志联合起来,印行一种刊物,注全力进攻我们本阶级的恶势力的代表:一系反动派的章士钊的《甲寅》,一系与反动派朋比为奸的《现代评论》。”   〔5〕这是陈西滢的话,参看本卷第216页注〔10〕。   〔6〕指三一八惨案。一九二六年三月,在冯玉祥国民军与奉系军阀张作霖、李景林等作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者因见奉军战事失利,便公开出面援助,于十二日以军舰两艘驶进大沽口,炮击国民军守军,国民军亦开炮还击,于是日本便向段祺瑞政府提出抗议,并联合英、美、法、意、荷、比、西等国,借口维护《辛丑条约》,于三月十六日以八国名义提出最后通牒,要求停止津沽间的军事行动和撤除防务等等,并限于四十八小时以内2答复,否则,“关系各国海军当局,决采所认为必要之手段”。北京各界人民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这种侵犯中国主权的行为,于三月十八日在天安门集会抗议,会后结队赴段祺瑞执政府请愿;不料在国务院门前,段祺瑞竟命令卫队开枪射击,并用大刀铁棍追打砍杀,当场和事后因重伤而死者四十七人,伤者一百五十余人,造成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互相勾结屠杀我国人民的大惨案。   〔7〕一九〇五年一月二十二日(俄历一月九日),彼得堡工人因反对开除工人和要求改善生活,带着眷属到冬宫请愿;俄皇尼古拉二世却命令士兵开枪。结果,有一千多人被击毙,两千多人受伤。这天是星期日,史称“流血的星期日”。   〔8〕“子孙绳绳” 语见《诗经·大雅·抑》:“子孙绳绳,万民靡不承。”绳绳,相承不绝的样子。

第一次SRM总结——一上午写了两个荒唐程序

回家的日程推迟了一天,使得我有时间参加TopCoder SRM351。 500分的题目比较恶心,至今不知道怎么做(在TopCoder第一次碰到不会做的题)。250分和1000分的题目都不难。 但是我写了两个及其荒唐的程序。 250分的题目要求忽略大小写,于是我写了这么一句: if (str1[i]==str2[i] || abs(str1[i]-str2[i]==32)) Faint……我看到自己Failed system test的时候还纳闷——我的程序没有被Cha掉啊…… 1000分的题目我下午调试了一下,发现是这样一个错误:题目给出“把a放到b里”,我写的是“把b放到a里”…… 经过一段TopCoder的锻炼,Coding的速度加快了,但准确度仍然欠缺,特别是我对自己一口气写出的、超过50行的、未经Debug的代码没有任何信心,这非常严重。 另,把Rating贴到这里,警示一下自己:868——0分的Rating。

OI回忆录

[download id=”4″ format=”1″] 今天是5月17日,再过一个星期,我将离开我生活了3年的天津,我的思念,将被千里关山阻隔。我把想说的话,写成了这篇短文。 献给天津的OIers,特别是Vitta、Yuki和胡瑞蒙。 天津印象 我本不是天津学生,现在也没有天津市户口。3年前,部分天津学校面向全国招生,这给了我一个赎回共和国宪法赋予我的平等受教育权的机会。 我在初中时曾接触过OI,但仅限于接触,我曾学过Pascal,也参加过NOIP,但当时我不知道我参加的是NOIP。我的父母支持我在OI上投入部分时间,支持的理由是OI中获奖可以被保送。我现在可以理解他们了——他们重金送我到天津的唯一理由就是在天津可以相对容易的考上大学。 我很庆幸我选择了南开,这里有滕伟老师。很多人说滕伟老师能教的内容有限,我认为,作为一个老师,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知道多少东西,而是你的学生知道多少。滕老师能够指导我走上OI的道路,并且告诉我学习方向和方式,这就足够了。 为NOIP奋斗 我正在读高一,每周六会去听一次滕伟老师的课。很不幸,我拒绝了滕伟老师的教学计划,而选择了TJU(Tongji)。这一阶段除了开阔了视野,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提高——TJU并不适合初学者提高自身实力,适合初学者的是USACO。 但我并不后悔我当时选的是TJU,没有什么理由。我现在仍然怀念她。 这时候我对天津的OI界并不熟悉,我只认识有限的几个人——Murphy大牛和Tangbo。 NOIP2004是我第一次在天津OI界亮相,很不幸,我弄砸了。只得到天津一等奖。但我仍然愿意去选拔赛碰碰运气。05年的选拔赛题目并不困难,几乎都是经典问题。以致出现了三个满分。但我仍然依靠一个无名的错误完美的挂掉。 那年的暑假我犯了很多错误,其中比较严重的是跑去学习C#,后来证实除了耽搁时间外,什么好处也没有。 后来的NOIP2005中,我依靠紧张产生的RP,得到了160分,居然是天津第5。我想,很多人看到这一幕一定很意外,因为我不是他们熟知的人。 泪洒NOI NOIP2005对我来说,意义不在于我得到了天津第5和一张NOIP全国一等奖,而在于它刺激我继续向NOI前进。选拔赛之前,适逢TJU挂掉,于是我开始做USACO。事实证明,做USACO是有意义的,USACO很好的将题目按难度分级。 选拔赛之前滕老师要求我去FNOI听课,在那里我认识了天津的牛人们。06年的选拔赛仍然是李学武老师出题,但风格与05年的题目迥然不同。题目难度比较大,出现了一个搜索、一个不好处理的搜索和一个随机搜索(另外,这个题与NOIP2006的一个题目叙述极其相似,导致天津选手几乎全体弃做)。选拔赛的后果是奶牛和NXX被我的Bless吹出市队,其他的牛们发挥还算正常。 我对NOI还是有一定信心的,因为NOI必考一道数据结构,而我之前把几乎所有出现过的数据结构题(除了NOI2005sequence)都做了。 事实是,比赛的气氛也是比赛的一部分。我在赛场感到无端的紧张,也许因为我高二,不可能再进一次NOI。数据结构题挂掉了,之前几乎赌中的随机化题也挂掉了。 我没有真正的泪洒NOI,因为,我哭不出来了。 事隔近一年后,当我不再面对高考的压力时,我才能仔细的思索这件事。竞赛与学习或研究都不相同——竞赛有严格的时间压力,有令人紧张的竞争气氛。 徐伟事件 这件事目前还没有最后结果,也没有正式名称,只因为它由徐伟挑起,姑且称为徐伟事件。 徐伟事件没有起因,它的发生极其偶然。徐伟不是天津的牛们熟知的人物,不被称为“徐牛”或“伪牛”(其实这个称呼倒挺合适)。然而,他却在至关重要的07年天津市选第三试中得了满分。如果没有后面的讲题大会,也许徐伟事件就不会发生,会如同历年的不公正事件一样,沉入时间大海。 不公正几乎伴随着每一届NOIP和市选。 NOIP2004的作弊就发生在我身边。我的两个同学(同班同学)鬼使神差的抽到了相邻的座号,于是他两人共同完成了一份程序,然后抄成两份。其中一个成功获得全国一等,另一个则忘了写一个cheat程序,少得了几分,名落孙山。 05年天津市选,虽然选手间实力悬殊,甚至不必市选也差不多能凑出市队。但既然组织了市选,为什么还要做出手工评测,凭感觉判断超时的荒唐事来? NOIP2005增加了全国复测,然而却在没有做出明确提示的情况下,突然换用FPC2.0.0,导致奶牛在复测中挂掉。 06年天津市选,居然出现了3个搜索。第一题是李学武老师的成题改编,而原题我们在市选的前两天刚刚做过,那是一个DP题。李老师将它改成搜索之后,发现数据范围实在太大了,没办法,还是改回DP吧…… 果不其然,07年天津市选,就出了一个对四道题目所用算法一窍不通但交出了四个艺术品一般的程序的“伪牛”。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我虽然不是去赴死,但却将做到与这句古话的精神相通——我很快,就会与天津OI没有什么关系了,我能站在一个中立的立场上说话了。 To 奶牛:奶牛的实力不容置疑,但为什么您每次都成为规则的牺牲品——NOIP2005换编译器、ZJU校赛喝水罚时、TopCoder计时方式…… To MaShuo:你下了如此巨大的赌注,却最终输掉了,我对此表示深刻的遗憾。送给你一首歌吧——《一剪梅》(见附件)。我仍然爱你。 To faster_noi:你的才智在我之上,愿你与我一样拥有好运。 To 滕老师:我永远感谢您。 To All: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轻轻地,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地来; 我轻轻地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

天津市选Bless专文之二

在2007天津市选第三试之前,WindyWinter谨以此文向所有参赛选手表达诚挚的祝福。 在此,Bless 马朔(MaShuo),祝你马到成功(以下同)。 在此,Bless 阎骥洲(faster_noi)。 在此,Bless 韩立(Lihancom)。 在此,Bless 胡瑞濛(Michelle.H)。 在此,Bless 陈霖(feizi)。 在此,Bless sqybi。 在此,Bless 鲍由之(Yuki)。 在此,Bless 张翘楚。 鉴于去年被我Bless的人全部落马,这里不再对其他选手进行具名Bless。 最后,Bless All。

SGU阶段总结

  最近学校有好多杂事,阶段总结写的不够及时,600+以上已经做完了,计19道。600+的水分含量比1000+有所减少。插一句,以后不能随便把简单题归为水题,现在水题覆盖范围太广了,有时候随便拿一道题就说是水题,这是不正确的,要重视题目。水题的标准是比NOIP的第1题简单很多才算。   下一阶段将放慢做题速度,把一部分时间分到数学和英语上。

SGU 231 解题手记

  A一定等于2,否则A+B就是偶数了。这就简单了,把N以下的质数求出来就完了。   注意10^6=1000000,可不是100000。1000000以下的质数有80000多个。   不行,这个算法太慢了。看了天皇的程序,MS也是类似的想法。但天皇是筛法求质数,筛法比朴素的判定法更快吗?又看Amber的程序,居然也是筛法求质数,而且注了个复杂度O(n)。   Submit 1: WA on 3。不知道是不是该算PE,个数和序列输出反了。   Submit 2: AC。这都能AC……假的吧…… //AC #include using namespace std; void get_primes(long n,long *primes) { *primes=0; for (long i=2;i

SGU 222 解题手记

  rook是车。   当k>n时没有合理的布车方案;   当k=n时有$$k! $$种;   当k<n时,从n*n的矩阵中选出一个k*k的矩阵有$$C_n^k \cdot C_n^k$$种方案,然后在这个小矩阵中布车有$$k! $$种方案,于是总数是$$k! \cdot C_n^k \cdot C_n^k$$。   n<=10,$$C_n^k \cdot C_n^k \le 252^2$$。   Submit 1: AC。 //AC #include using namespace std; inline long fact(long x) { long r(1); for (;x;r*=x–); return r; } int main() { long n,k; cin>>n>>k; if (k>n) c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