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方励之校长

有的人 臧克家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入石头的,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惊悉校长方励之教授2012年4月6日晨逝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寓所。

Ubuntu修改显示器分辨率

用开源驱动的时候没有图形化的工具可以修改分辨率,需要用xorg.conf改。 下面都是在控制台下操作。 1. 生成一个新的xorg.conf(在这之前最好把原来的备份一下)。 sudo service gdm stop sudo Xorg -configure sudo mv ~/xorg.conf.new /etc/X11/xorg.conf 2. 用gtf计算合适的mode line,比如1440×900 60Hz刷新率。 gtf 1440 900 60 3. 将mode line(gtf生成的内容)插入到/etc/X11/xorg.conf的Section “Monitor”段里。 Section “Monitor” Identifier “Monitor0” VendorName “Monitor Vendor” ModelName “Monitor Model” Modeline “1440x900_60.00” 106.47 1440 1520 1672 1904 900 901 904 932 -HSync +Vsync EndSection 4. 查出显示器的水平频率(Horizsync)和垂直频率(Vertrefresh),插入到/etc/X11/xorg.conf的Section “Monitor”段里。没查到就别瞎写,会搞坏显示器的。 Section […]

Poptop+Freeradius不支持MPPE的问题

Debian的Poptop服务器端配置了用Freeradius验证后,PPTP客户端连接时如果选择加密,即默认配置,会被提示“服务器端不支持加密”。实际上问题出在debian的freeradius包的默认配置文件,/etc/freeradius/modules/mschap中use_mppe项默认是no,将其改为yes问题就解决了。 这个卡了我近1年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Merry Christmas 4

Merry Christmas to everyone. We shall never give up because God love us. STAR OF HOPE – by Del “Abe” Jones They came to pray, on Christmas Day When, the Christ Child was born – They came to see, Virgin Mary Bear hope for the forlorn. Some from afar, followed that star Though why, they […]

Bitcoin:千里之行

1998年,邮件列表cypherpunks的一位成员提议构造一种数字的、分布式的、匿名的货币——b-money,来摆脱政府的控制。十年后,Satoshi Nakamoto用Bitcoin把这个理想带进了现实。 技术铲除必要之恶 Satoshi Nakamoto的论文描述了Bitcoin货币流通的原理。 BTC(Bitcoin的货币单位)的流通是基于“账户”的,每个“账户”其实是一对公钥和私钥,私钥由账户的主人保密,公钥向整个网络公开(在Bitcoin中表现为“地址”),信息用私钥签名后可用公钥验证,但第三方无法冒充账户主人发送信息。如果要从A账户向B账户转一笔钱,就把钱的数量和B账户的公钥,用A账户的私钥签名后广播到bitcoin的P2P网络上,任何人看到这个信息,如果用A账户的公钥验证成功,就可以确定这次转账确实是A账户的主人授权的。Bitcoin使用的签名算法是ECDSA。Bitcoin的匿名性体现在,持有私钥的人便是账户的主人,不持有私钥的人便不是账户的主人,转账的信息对整个网络公开,但无从推断每个账户的主人身份,BTC如同现金一般,不记名、不挂失。 BTC并不像在银行体系中一样以“余额”的形式存在于账户中,而是存在于账户到账户的转账交易中。整个Bitcoin网络上每个节点都记录了Bitcoin诞生以来的每笔转账的详单,从中可以推测出每个账户拥有多少BTC,这样所有人都可以知道A账户有没有足够的BTC完成向B账户的这次转账。传统的电子支付手段是由具有公信力的机构为一笔转账做担保,Bitcoin转账的担保人是整个Bitcoin网络。 Bitcoin的P2P网络并不是在分散的传递各种转账信息,而是由一些节点收集转账信息,核实后将它们打包成账单(block),对转账进行“确认”,然后再广播出去,其它节点只接收和验证账单。每个账单还包括对前一个账单的“确认”,账单对账单的“确认”将所有的账单连接成一条链,当这个链出现多个合法的分支时,只有那个最长的分支被其它节点接受并延续下去。一笔转账想得到Bitcoin网络的担保,就必须得到账单的“确认”,并且这个账单要能得到后续账单的“确认”。账单生成的过程用到一个类似Hashcash的系统,并由网络自动调整难度,以保证整个Bitcoin网络总是大约每10分钟生成一个新的账单。理论上,一个人能够生成欺骗性的账单,这些账单上不包括他以前发送过的转账,作为那些BTC仍然属于他的证据,然而,以前的转账已经被发送给了Bitcoin网络中很大数量的节点,有一个账单已经“确认”了它并且又得到了后续几个账单的“确认”,欺骗性的账单不太可能被其它节点接受和得到“确认”,以前的转账和所属的账单得到的“确认”越多,欺骗性账单被接受的概率就越低。如果一笔转账总共得到了多于6个“确认”,即在被打包进某个账单后这个账单又获得了至少5个“确认”,那么转账的发起方伪造账单的成功概率就微乎其微了。 BTC的发行与账单的生成是融合在一起的。生成账单是BTC流通的核心环节,而账单生成过程非常消耗计算资源,所以生成了账单的节点自动获得50 BTC的奖励,就像挖金矿的人挖到金子一样。生成账单的节点有权选择仅将一部分转账打包进新的账单,所以转账的发起人为了使转账得到Bitcoin网络的担保,可以支付一笔转账费来鼓励生成账单的节点优先选择将自己的转账打包进账单,除了50 BTC的奖励之外,转账费也是支持这些节点运作下去的重要动力。 人们选择贵金属作为货币来代表财富,看中的是贵金属能够“眼见为实”,难以造假。当贵金属的产量无法满足经济的需求时,就只能纵容政府拥有种种特权。然而政府总是用这些特权制造通货膨胀。这种“必要之恶”的存在,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Bitcoin开创性的用数学方法和网络协议保证了一种数字货币无法被伪造、供应量稳定,让人们看到了技术铲除必要之恶的曙光。 数字千年货币实验 Bitcoin并不是第一种数字货币,早在1998年,就出现了Beenz,然而从Beenz到E-Gold,无不得到了各种国家暴力机构的敌视而殒落。这些数字货币先驱,皆存在一个中央发行和控制机构,成为了它们最大的弱点。 Bitcoin的P2P和匿名特性使得这些善于扼杀革命的机构无从下手。Bitcoin的创始人,Satoshi Nakamoto,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体,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他留下的Email地址来自匿名电子邮件账户服务商,他从未写过任何无关Bitcoin的文字,他在创造了第一个Bitcoin账单(Genesis block)之后就彻底消失了。然而一场新的货币实验却由此开始。 Bitcoin被设计为与贵金属货币一样具有通缩属性,其供应量,也就是由生成账单获得的奖励,每210,000个账单(大约4年时间)衰减一半。BTC总量的极限是21,000,000 BTC,但BTC并不是Bitcoin的最小货币单位,最小单位是0.00000001 BTC,也就是Bitcoin最终会有2,100,000,000,000,000个货币单位。下图是BTC总量随时间变化的曲线。 BTC的价值并不由任何实物担保,而是像纸币一样取决于使用者的信心。事实上,在现代,贵金属的价值一样也是取决于人们的信心,当1980年投资者信心尽失之后,黄金经历了长达20年的熊市,价格跌去了70%。 第一笔用BTC结算的交易是2010年5月22日laszlo用10,000 BTC买了一个价值$25的皮萨,BTC兑USD的汇率折算为0.0025。之后随着人们对BTC的信心不断增强,BTC兑USD汇率开始飙升,到2011年6月8日到达31.8的高位,上涨了12720倍。 下面是bitcoin的Google Trend。 随后的一系列事件,包括主要交易所Mt.Gox被黑、某个人丢失25,000 BTC、在线银行mybitcoin.com倒闭等等,打击了人们的信心。从2011年8月开始,BTC兑USD汇率进入调整阶段,徘徊在7~14之间。目前BTC兑USD汇率的短线技术指标指向平稳,长线来看,Bitcoin经历接连噩耗而屹立不倒,已经获得了相当的生命力,其通缩属性会使得升值倾向不断显露。 虽然Bitcoin拥有一些电子支付手段的特性,但它的确是被设计为一种新的货币。而围绕这种新的货币的金融体系,还没有被建立起来,Bitcoin的使用者仍然处在自己运行完整版的客户端,每次转账等待大约1小时(获得6个“确认”需要的时间)的阶段。Bitcoin系统缺少银行、缺少快捷的支付通道,Bitcoin兑换市场也都不支持卖空和杠杆交易。当然,Bitcoin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大部分人都把它当作绝佳的投机品,以BTC结算的经济规模不足。 匿名性使得Bitcoin特别适宜作为一些监管机构不愿看到的交易的支付手段。在Bitcoin还不知名的时候,Silk Road毒品交易市场就已经专用BTC结算了。维基解密在被信用卡公司和Paypal围剿之后,Bitcoin捐款通道一跃而成主要善款来源。Bitcoin被用于行贿的消息还没有出现过,一方面可能是因为Bitcoin知名度还不够高,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已经发行的710万BTC总市值只有6000万美元,还不足以支撑灰色交易。 Bitcoin的原理和程序代码都是完全公开的,任何人想复制和改进都非常容易,现在已经出现了诸多竞争者。但是开源时代的复制是无法成功的,Ixcoin是一个Bitcoin的复制品,除了几个参数不同外,运作模式完全一致,现在Ixcoin已经完全失败,人们甚至创造了I0coin用于讽刺它。SolidCoin是第一个真正有意义的Bitcoin改进版,其设计者看到了Bitcoin转账过慢的问题,改变了协议中的一些设定来加速转账过程。Namecoin根据Bitcoin的原理构造了一个P2P的DNS系统,但Namecoin的协议存在一些匪夷所思设定,为更新DNS记录而支付的费用不给任何人,而是在网络上湮灭,整个系统无人可以获益。 针对Bitcoin的经济学分析已经连篇累牍,但Bitcoin的意义却远不止创造了一种新的货币——自由主义者们刚刚在千里之行中迈出了一小步,路漫漫其修远兮。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

上个月这时候订的笔记本终于到了…… 原来的本子在被我粗暴对待了6年之后已经一副随时散架的样子了,从Istanbul回来后决定换个笔记本。定下的型号是HP Pavilion dv6t Quad Edition LM720AV。虽然大家都说HP家用本做的不好,但商务本实在是买不起……而这个Intel Core i7 2630QM + ATI Radeon HD6770M + 1080p高分辨率屏,美国官网打完折只要$927.49。不过这个配置不在中国销售,淘宝也没人代购(半个月后才有代购报价9000),于是只好走一走海淘的路了。 HP的美国官网,不止HP,几乎所有卖笔记本的,都是不送到海外的,连外国信用卡都不接受,好在有肉身翻墙的师兄和转运公司能把这两个障碍扫除掉。 7月28号下单,笔记本是先下单后生产的,8月8号HP发货。嗯,发货地点——中国上海。 下面是转运公司用EMS发给我的快递单。 如果我在上海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更囧一点……半个月,就为了兜个圈子。笔记本发到转运公司后再往回寄的过程是最纠结的,这种转运公司是毫无法律保障可言的,一切全凭信用——转运公司大多都是中国人开的,中国人到底有多少“信用”我们自然心知肚明。 8月23号,我还在兰州的时候EMS快递员打了电话来,说包裹到了——当时着实吓得我七魂出窍——前人都说的是笔记本100%被税(海关的仪器可以检测出是电子产品,他们乐意的话完全能做出全自动收关税来),寄的时候也就根本没打偷税的主意,申报品名老老实实写的“笔记本电脑”,关税不过500而已;现在居然没发税单来让我缴税,直接把包裹送了来,只能说明里面不是“电子产品”了…… 不过看来前人所言未必可靠,海关也有严重失职的时候,去拆包的redsky最后还是抱了笔记本电脑回去了。 拆之前的样子: 拆之后的样子: 总共花了$927.49+$75.31=$1002.8,合6500块钱不到,省了500块钱关税,一下就显得便宜了。 HP预装的系统太坑爹了——700G的硬盘分了四个主分区,100M / 680G / 20G / 100M,20G的是系统恢复区,只能自己格掉重来…… 新系统装驱动折腾了一整天,这个本是没有A卡和集显手动切换开关的,像N卡一样用驱动控制,所以装驱动的时候不能直接装催化剂和Intel集显驱动,只能装HP给的驱动。装了正确的驱动后跑起来不错了,A卡不开的话,基本没温度。

Introduction to Algorithms, 3rd Edition

一直想用第三版的替换收藏品里的第二版……可是国内没引进,Amazon直接买好贵…… 今天发现第三版也有电子版了,http://www.fileserve.com/file/nhnapmE,高清带书签,非扫描版。 想买正版实体书收藏的童鞋,这里有两家印度的书店提供比较便宜的印度版: Bookshop of India,书$10.62,运费$13。 NBCIndia.com,书Rs. 298(合$6.57),运费Rs. 1200。

圣城风云

On July 4th 2011, we set foot in Istanbul for RoboCup 2011. Istanbul, a holy city which has been compromised for a thousand years. Arriving. Morning Istanbul. 龙哥V5! 第一天的午餐是个悲剧啊…… 这些鸟人,吃完就睡,睡完了就吃。 所有的伊朗队都把队名贴纸涂成了这样子,不知道是什么风俗。Marlik,今年第三。 @Home. One of our robot. And Hundreds of others. These are new faces this year. No, this can’t be true… OK, I’m joking. I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