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日我曾写道“从今之后,我不再看她的日志了”,但我当日并没有把三儿姐的Blog从我的Google Reader里删去,直到今天我看到《摘:〈俄勒冈州火山爆发〉》时也没有。看到这篇日志时我没有意识到它来自听听,在好奇心驱使下查看原文后,我已经第四次看到《写给winter的话~道歉~》了。前两次都没有看全——第一次看到了标题,第二次只看了评论。
  虽然我认为我19日是带着找骂的目的留下那些话的(一个不想找骂的人留下如此无理的话是不可理解的),三儿姐无须道歉;然则三儿姐道歉了,那么我觉得回一个“没关系”才是对她的最高尊重。
  我看到了她对问题的回答,很巧妙。Smart girl。我推翻《2009年5月20日》的最后一句话,它是错误的。
  我觉得那些话足以令任何人与我翻脸,然而karljpjp预言“三儿姐不会在意”得以实现——我意识到我理解的“宽容”仍然是狭隘的。至此,希望三儿姐能收下我同样诚恳的“对不起”。
  关于作假,在经历了“一氧化二氢”之后,我想我的理解可能与大家有所不同:

  事实是一个多维结构,至少有三维,事实经过旋转和移动,在我们能够观察到的三维空间内留下至少一个投影。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位置,观察到了不同的投影的不同的——然后他把自己观察到的面记录下来——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媒体能够报道事实,他们只能给我们带来投影的投影。
  作假,是指捏造不存在的、不可能出现的面。

  三儿姐作为团学新闻负责人,为了自己的组织的名声和前途选择了作假,我认为这样的负责人有担当、负责任,是个好官。但是我不能原谅你的作假行为,也不能接受你作假之后想出来的为自己开脱的说辞,而且,如果你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你用同样的说辞说服了自己,那么我与Bengaoo的观点相同——这是危险的。

每个不真诚都有它的目的,要看它的目的是否积极,是否有正面的作用。

  我想,我们都会同意“积极”和“消极”、“正面”和“反面”同时存在于同一事物。
  前几日《『天涯杂谈』我在监狱的那些日子(写给依然自由的人们)》爆出了LZ的感情变故,今天一个回帖让我突然想到了下面的一席话:

  中国社会是古今中外最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和商品社会——在这里,你什么都可以出卖,既可以明码标价,也可以暗中成交。除了有形的财产,每个人还可以出卖下面的几项:学识、能力、智慧、同事、团队、身体、朋友、人格、良心、感情。上面的排序我认为是按回购难度从小到大。我们每个人出卖到了哪一项呢?

  我在此处删去了我的回答,它令我自己都感到震惊。
  今天去听了李德毅院士的报告——我希望能弄明白“云计算”究竟是什么意思——Cloud有两种意思:

1. 云。
2. The dark side clouds everything, impossible to see what the future is.

  李院士的报告的内容与他在“2009云计算中国论坛”做的演讲是一样的,没有给出“云计算”的完全、精确定义。但他提出云计算已经不是图灵机上的计算,超越了图灵计算。并且给出了云计算的几个特征:开放的,没有统一调度的,自治、异构的,互操作,共享公用的。注意中间的两个特征,这其实就是多智能体系统的研究对象的特征。
  也就是说,云计算最终将发展为多智能体系统——每个计算节点将是手机、上网本、工作站、超算中心、家电、摄像头,乃至是(没错,人也可以是云计算的节点)。
  云计算的商业模式在于,客户不需要关心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只需要提出问题,“云”将调动资源、尽力而为的解决问题,最后开出一张账单。几十年前,计算机刚刚问世的时候,厂商按照客户的需求设计机器、编写程序,然后打包卖给客户,再后来,硬件与软件的制造分离——这一分离降低了成本,但客户仍需要自己估算需求,分别购置硬件与软件。现在,云计算将所有的东西打包在了一起——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数据,客户将不需要自行评估、分开购买,而只需要关心结果,更重要的是,这种做法不是为了漫天要价,而是为了节省成本。